第二章

 

 在族人們必恭必敬的問候聲與單調的早餐時間過後,薔薇‧波爾蘭特帶著淡淡的憂愁步出華麗的大門。走在樹林中,她緩步越過一棵又一棵的巨樹。

 

倏地,一道黑影從樹上重重摔落地面,發出極大的聲響。薔薇被嚇了一大跳,仔細一看,那竟然是個與她年紀相仿的少年。

少年穿著白底藍紋的連身式男袍,因剛才的重重摔落略顯凌亂,金黃色的柔順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更顯得耀眼。水藍色的眸子裡寫滿了懊惱與尷尬,稜線分明的臉部曲線和高挺的鼻子,眉間透露出些許稚氣。

 

這樣一個神奇出現的美少年,使薔薇有點不知所措。過了良久,她才反應過來。

「你……沒事吧?」薔薇走上前扶起了少年。

「謝謝,我沒事。」少年因自己的愚蠢行徑尷尬的笑了笑,抬起頭來,一雙緋色眼眸撞入少年的視線,使他的笑容頓時凝結。

氣氛變得莫名僵硬,這使薔薇百思不解。

「怎麼了嗎?」她怯怯詢問著,過了許久,少年才恢復冷靜,搖了搖頭。

「初次見面,我是冬‧柯爾特,妳呢?」名為冬的少年友善地問著,語氣卻隱約帶著凝重。

「你好,我是薔薇‧波爾蘭特。」薔薇沒有察覺,因冬綻放的笑顏而安心下來。

「果然是這樣……」冬低喃了幾句,不著痕跡地微皺起眉。

「你不先走嗎?你好像要去上學。」望著背著書包的薔薇,他關心地詢問。

「是啊,但來不及了,所以沒關係了。」薔薇這時望了望錶,無所謂地說。

 

聽著薔薇說著無所謂,但向來感覺敏銳的冬察覺了那淡淡的憂愁,先撇開自己憂慮的原因,他勾起微笑。

「你心情不好嗎?」他以低沉好聽的嗓音不疾不徐地問著。

不等薔薇回答,他那戴著白色手套的右手,用著不快不慢的速度,在空氣中劃了道弧線。像是知曉女孩的疑惑,冬微笑攤開右手,一塊清澈如水的玉石就這麼神奇的放在他的掌心。輕輕一觸,更令人驚訝的還在後面。

水藍色的六角形寶石透著寒氣,那不是玉,也不是寶石,那是一塊冰塊。就算薔薇愣了五分鐘之久,即使男孩掌心的熱度和冰塊成了極大的對比,冰塊仍沒有融化。

在清澈如水的冰塊中,凍著一朵盛大而嬌豔的緋色薔薇。在它綻放的最令人動容之時,本該曇花一現的絕美被凍在裡面,成了永恆的代名詞。

 

「好漂亮……這是什麼?」薔薇看得目瞪口呆,緋色的水眸寫滿讚嘆與好奇。

「這是專屬於我們族人的冰玉,我手上的這一塊,名為海薔薇。」冬仍掛著笑容,一邊向薔薇貼近,一邊解釋。

「只要我還活著,它就不會融化。你叫做薔薇,那就把它送給妳吧。」冬將海薔薇放入她的掌心。

薔薇抬頭一看,才發現他們的距離過於接近,但也讓薔薇仔細地看到冬因笑容而微微瞇起的藍眸。

雖然她已見過各式各樣的稀奇瞳色,但她依舊被那雙眸所吸引。

有如天空般的明朗,海水般的湛藍,自然而優雅的色調,溫和且深邃。

 

薔薇看得有些失神,過了許久才發現自己的失態。

「謝謝你……」薔薇露出燦爛的笑容,小小聲地道謝。

「不用客氣,那我先走了,有緣的話再見吧。」冬依舊保持著笑容,轉身準備離去。

「你到底是……?」薔薇鼓起勇氣提出自己的疑問。

冬停下腳步,沉默了一會。

「我是冬‧柯爾特,一個造就歡樂的魔術師。」極為緩慢的說出這句話,冬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林中的深處。

呆呆地望著他離去的方向,薔薇有些失落。他是個好人呢,憂愁也真的不見了,真是名副其實的魔術師。可是魔術師終究是普通人,永遠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,望著手裡的海薔薇,她重重地嘆了口氣。

「話說,他剛剛在樹上做什麼?

 

第三章

 

年幼的金髮男孩眨著水藍色的眸子,望著半跪在自己面前的母親,眼神盡是擔憂和疑惑。

 

「媽咪……妳怎麼了?」男孩愣愣地望著以手抵著地面,勉強支撐身體的母親,淚水終於奪眶而出。

 

「小冬乖乖,媽咪沒事,只是有點累而已唷……」女人露出溫柔的笑容,卻掩蓋不了蒼白的臉色。

 

女人捂著被劍由後貫穿至腹部的傷口,卻無法阻止雪白衣裳上大片渲染開的鮮豔。另一手將孩子緊緊擁入懷,一遍又一遍地撫弄著孩子柔順的金髮。

 

「小冬,對不起唷……」女人憐愛地撫著兒子小巧可愛的臉蛋,身子無力地倒下。

 

冬連忙以小手接住母親的身體,摟著母親逐漸冰冷的身軀,顫抖的小手緩緩摸上母親的後背。

 

除了鮮紅,還是只有鮮紅,充斥在冬的雙眸裡,無止盡而充滿恐懼氣氛的血紅,成了藍瞳裡唯一的顏色。

 

豔紅又刺眼的顏色,與那從母親體內抽出白刃的男子們衣服背後繡著的鮮紅薔薇一樣。

 

殘忍而無情的,血薔薇。

 

 

 

冬‧科爾特驀地從睡夢中清醒,迷濛的藍瞳中染上濃濃的悲傷色彩,和不易察覺的恨意。

 

很久沒夢到的夢,久違地又夢到了。

 

每當做了那個夢,他對「波爾蘭特」和那朵朵的血薔薇就多幾分恨,不論過了多少年,他都不會忘記當時母親的面容以及那無止盡的紅,不會忘記,也絕不能忘記。

 

腦海中卻不自覺地浮現出薔薇的笑容與和她交談的畫面。

 

我有多久沒有那樣笑了?

 

他的眼眸充滿猶豫,連雙頰也不知不覺地紅起來。

 

那個女孩,看起來多麼純真,像冬天的暖陽。他可以毫不懷疑地認為她也是冷酷的血薔薇嗎?

 

很顯然的,他不能。但不能又如何?她依舊是波爾蘭特的第五代首領,柯爾特族永世都無法原諒那一幕,冬親眼所見的那一幕。

 

對於「波爾蘭特」就應該只有憎恨,其他的情感都是多餘的不是嗎?如今,終於讓他找到了行跡隱密的波爾蘭特家族,可他卻該死的遲疑了。

 

懊惱地揉亂金髮,他望著桌上的相框。照片裡的是他的母親,有著和他一樣的眸色,溫柔而端莊地笑著。

 

「媽咪……我該怎麼辦?」冬凝視著照片,心思混亂。

 

「聖大人!」聽見門外僕人整齊的問候聲,是哥哥來了。冬站起身,門也同時被拉開。

 

「聖大人。」冬單膝跪下,恭敬的問候。

 

「不用那麼拘謹,冬。」聖‧柯爾特見到自己的弟弟,溫和地笑著,聖的五官神韻與冬略為相似,卻已經沒有了那股稚氣。聽見聖的回話,冬才緩緩起身。

 

「距母親逝世已過了十年,而我們如今也有能力替母親報仇了。」聖的語氣轉為嚴肅,開始進入正題。

 

「不論過了多少年,波爾蘭特一族永遠無法被原諒,母親的死,就讓他們首領拿命來償吧。」聖的語氣中帶有憤恨,冬則沉默不語。

 

「我交代你的任務,進行到哪裡了?

 

「是的,我已找到首領薔薇‧波爾蘭特,但……」在冬將放棄尋找時,與薔薇的巧遇可以說是命運,但該面對的,還是要解決。哥哥會放過薔薇嗎?哥哥會答應他的求情嗎?

 

那麼善良的女孩,說不定連戰鬥場面都沒見識過,就算不論自己那莫名在意的思緒,他怎麼狠的下心動手?

 

聖硬生生地截斷他的話。

 

「很好,你的下一個任務就是解決她。」聖以極輕的語氣命令,內容卻是如此沉重。

 

「是。」

 

聖緩步走向門邊,在門口突然停下。

 

「冬,你親眼看過他們的殘忍……」聖頓了頓。

 

「再說,我們的族規你應該再清楚不過。作為哥哥,我相信你。」腳步聲漸行漸遠。冬仍站在原地,拳頭無聲地收緊,下一秒卻又無奈地鬆開,勾起淺淺的微笑,眼眶卻有些泛酸。

 

是啊,再清楚不過了。

柯爾特族規第一條:禁止和有深仇大恨之敵來往,違者視為叛徒,斬。

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[待續]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後記:

呼~第二章與第三章也順利誕生了,真讓我鬆了一口氣(笑)

大家好,季棠隔了一星期,又和大家見面了!

小銀(銀心流)是要我兩天內完成的,可是我的效率實在不是很高,真是對不起!(銀:嘿嘿~((磨刀中......

但是我很努力地趕稿,希望大家給我一些勇氣^^

小冬的名字是取自「法老的寵妃」這套書的一個配角,很有意思的古埃及穿越文唷,私心推薦~

文中的缺點或不足,請大家踴躍地告訴我吧,謝謝你們的支持!

讓我們下禮拜再見吧!(銀:又是下禮拜?!棠:(逃跑中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季棠 的頭像
季棠

所謂「獨一無二」

季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