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

 小冬和小玥都被這尖銳的慘叫嚇了一跳,小玥聞到了,瀰漫在空氣中、濃重的鐵鏽味。

是她最熟悉,同時也恐懼著,卻又無法控制地渴望著─血的味道。

 

「走吧!去看看發生了什麼。」但在她轉身逃離之前,一無所知的小冬卻拉住她的手,朝叫聲的來源奔去。

 

 

他們進入了最近的別院,隨著距離的接近,味道也愈加濃重。小冬一把推開了大廳的門,映入眼簾的景象卻讓他們倆錯愕不已。

「哥哥?」

 

不僅是窗簾、地毯,雙眼所到之處幾乎都被紅色所渲染,而橫躺在地上的無數具屍體,小冬認了出來,那是柯爾特家的家僕們。

偌大的空間裡,唯一站立著的少年面無表情地向他們瞥了一眼,少年的全身也沾滿了血,不過那是別人的血,一個奄奄一息的女僕被少年拎起,懸空掙扎著。

 

小冬認得那少年冷血的臉龐,那是本應掛著溫暖的笑容,最疼愛他的哥哥。

 小冬的思考迴路陷入了錯亂,無法思考,也沒有發覺身旁女孩的異狀。

在嗅覺與視覺神經的雙重刺激下,小玥無力地跪坐在地上,握緊的雙拳可以看出她最後的掙扎。

冷靜一點,怎麼可以在這裡失控!她嘗試再度壓制那股欲望,不能再讓小冬受到刺激了,她驚慌地想著。

 

聖率先打破了這長久的沉默,「冬,今天大開殺戒是想教你一件事。」

「雖然有復仇的決心,但你太過天真了。」

「雖說要打倒波爾蘭特,但你懂得『打倒』與『抹殺』的差別嗎?你是否能像我一樣毫不猶豫地下手?」

「你要知道,波爾蘭特首領是個女孩子。」話音剛落,聖便扯開一抹笑,結束了女僕的生命,沒有任何遲疑。

 

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小冬閉上眼睛,摀著耳朵,不願再聽這些殘忍的話。

聖淺紫色的雙瞳緩緩望向小玥,勾起一抹詭異至極的微笑,「不要同情或相信任何人,因為他們隨時都有可能是你想不到的─」

 

他以快得驚人的速度拎起跪坐在地的小玥,在小冬回過神之前,回到原本的位置。小冬著急地猛然抬頭,望向有些距離的兩人,卻再次震驚。

 

小玥碧綠色的雙瞳逐漸地轉成了血紅色。

 

聖將手上的鮮血抹上她稚嫩的臉蛋,溫熱的液體滑過肌膚,挑戰著小玥理智與失控的分界線。

 

「放開我...... 」小玥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,一顆顆淚珠從臉頰滾落,她驚恐地閉起眼睛,迫使自己將注意力從聖的頸子移開。

 

小冬想起來了,小時候父親大人健在時讀給他聽的書。

咬開人類的頸子,以人類之血為生命泉源,飢餓時瞳色會轉為鮮紅色。

「怪物。」聖一字一句地說出口,盯著發楞的小冬。

小冬依稀記得,那本書的名字─《吸血鬼》

 

「現在的你,連反抗我都做不到。」

「不是這樣的,你閉嘴!」聽到這句話的小玥,理智終於斷了線,失去控制地吼著,便朝聖的頸子襲去,聖見狀舉起手正要反擊,「住手。」一道依舊稚嫩,卻比平常降了十度的童音傳來。

 

聖著實吃了一驚,他的手腕被小冬用右手凍了起來,驟降的溫度讓手冒起了陣陣白霧;而小冬的左手就這麼迎面擋下了小玥,被咬傷的傷口正源源不絕地流出鮮血,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。

 

小冬第一次使用巫師的能力,他專屬的冰屬性。年紀輕輕,殺傷力卻已經如此強大,他具有成為巫師的絕佳潛力,甚至略勝自己一籌。

 

小冬已經合格了,聖達成了目的,也不再多話,步向自己房間,他還得處理凍傷的右手呢。

雖然他合格了,但目前實力還是不夠,他忽略了聖的專長─幻術。

聖唯一覺得過意不去的,就只有那女孩了。

 

 稍稍恢復理性的小玥不敢直視小冬,她像兩人初次見面時,將頭埋入雙臂,「對不起,小冬,我……

小冬一定討厭我了。

想要有個能接納自己的人,果然是不可能的事。拒絕順從自己身上的血液,堅決不傷害人類,而被同族放逐,即使如此,她也不想傷害人類。

 

小冬靜靜凝視著縮成一團,低泣著的女孩。

她一定堅持了很久,忍住與生俱來對血的渴望,為了不傷害到他,即使到了最後一刻,也沒有放棄掙扎。

妳一定很害怕吧?

 

他蹲下來,扯開扣子,露出潔白的頸子,小玥抬起頭來,大力地搖了搖頭,哭得更厲害了。

 

小冬露出溫暖的笑容,輕聲安慰著,「沒關係,妳的痛苦,我都知道。」

 

飢餓感無法克制地湧了上來,她將嘴輕輕湊近小冬的頸子,露出鋒利的牙齒,小心翼翼地吸吮著男孩的血,索求維持生命的泉源。

小冬痛得倒抽一口氣,依然悶不吭聲。

 

「吶,小冬,你討厭我嗎?」

 

「不討厭。」

 

有股味道在空氣中瀰漫開來,淡淡的、甜甜的。

血的味道。

 

 

「小玥,妳要在樹上待多久?」平淡的聲音使小玥回過神來。

 

雖然冬事後知道了,那天的一切全是聖的幻術,但那天的震撼已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中。從那天起,冬變得對周遭的事物愈來愈冷酷,但小玥心中是知道的,如果冬真的無情,那他也不會繼續收留她。

 

冬很溫柔,這點從未改變,他只是在壓抑著心裡那個善良、溫柔的自己。

看著如此痛苦的冬,小玥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,如果當時她沒有失控,冬也不會受傷。

 

她離開了五年,只為了修行,她得學會保護自己,進而保護冬。

 

如果這次的目標能讓冬的內心動搖,做真實的自己,那她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,也得讓那個人活下來,帶著自信和決心歸來的她,有把握能做到這一點。

 

這次,換我保護你了。

 

小玥從樹上跳下,俐落地著地,不料才剛站起來,卻又無力地跌回地上。

看來她連夜趕回來,果然太勉強了,更要命的是,那種熟悉的飢餓感有開始蠢蠢欲動的跡象。

「走吧,我揹你。」冬蹲到地上,拉起小玥,輕鬆地將她揹了起來。

「小冬的溫柔,我一直都知道喔。」小玥笑著說,她能感覺到冬似乎也笑了。

 

雙手環著冬的脖子,嗅著那既熟悉又陌生的他身上的味道,卻不敢靠得太近。

「妳餓了?」一道依舊平靜的聲音,摻雜了些許關心。

「不要緊,不過短時間內別靠近我。」

「我告訴過妳,不用忍耐的。」

「時間越久,需求量也會增加,所以忍耐是必須的。」

小玥戳了戳冬的肩膀,「我們是什麼關係呢,小冬?」

「食物鏈?」

「你什麼時候會說冷笑話了?」

 

她從來沒有把冬當作食物看待,這點是肯定的。

她聞著冬身上令人安心的氣味,同時將兩人的距離隔得更遠。

 

因為她能感覺到,那逐漸開始產生變化的雙眸。

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[待續]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大家好,這裡是神隱了足足一星期的季棠。

我過了跟往常一樣亂七八糟的一星期,但是這次有點沒電了(苦笑)

唉,我不能熬夜啊!!(一熬夜就會暴斃的典型)

熬夜後的隔天,總是有一種自己的胃、肝和腎等重要臟器糾在一起,接著"血花"四濺(不要在這裡寫R18的血腥暴力文!!)

大家還好嗎?要記得過著正常的生活作息唷^^

我本來不想把聖塑造得這麼可怕,但是最後還是扭曲了(跪)

他為了報仇,可是不擇手段的,到了有一點喪心病狂的地步了!!O口O

當然,最重要的是中秋節!(剩下倒數十幾分鐘了)

我最喜歡在中秋節裡和朋友們烤肉,一起放煙火與沖天炮,那真的很有趣。

祝大家中秋節快樂,快去慶祝吧~

星期日會再冒出來向大家打招呼的,感謝平常各位的支持!

請給我一點意見或鼓勵吧!感謝閱讀到此的你/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季棠 的頭像
季棠

所謂「獨一無二」

季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