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聲明:

  1. 此為日本的RPG遊戲《霧雨飄散之森》所改編而成的小說版,內容及劇情走向有90%相似,並非本人自創,在此附上漢化組網址,並對製作者星屑KRNKRN獻上最高的敬意。
  2. 咲月漢化組 http://satsukistudio.blog.fc2.com/
  3. 本文章參考實況主阿津的RPG實況寫成,也再次謝謝實況主阿津!
  4. http://www.youtube.com/user/kamiyu666  阿津實況台

 

 

第六章

 

詩織驚魂未定地跟在管理員後頭,走向大廳,大廳裡除了方才遇到的少女,望月警官也站在旁邊,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有些緊蹦。
大廳的電燈打開了,使詩織得以看清楚管理員的長相,年紀與自己相去不遠,留著俐落清爽的短髮,一身黑的西式男裝,身材修長,約有180公分以上,眼神淡默而面無表情。


望月警官見到了管理員,向他打了聲招呼,「須賀老弟,辛苦你了,那麼接下來,我就帶佐久間回家。」佐久間 美夜子聞言後,將頭撇向另一邊。
「真是的,這已經是我第幾次半夜值班時接到須賀老弟的無聲電話了?妳這樣會給須賀老弟添麻煩的,況且妳的父母親也很擔心妳呀!」望月 洋介皺著眉頭開始向佐久間說教,後者則滿不在乎地小聲答道,「我自己回去,我不打算給望月警官也添麻煩。」


「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,要好好反省啊!」兩人似乎吵了起來,詩織見狀,想上前緩和氣氛,望月警官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,「對了,須賀老弟,她好像是有要事才來拜訪這裡,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,已經說完了嗎?」


佐久間突然激動地插嘴道,「話不可能說完的不是嗎?大姐姐可是害怕到連話都無法說了,真是無法理解這裡的管理方式。」
須賀聳了聳肩,佐久間老是愛往資料館裡跑,每每到了半夜,就得開始上演你追我跑的戲碼,這女孩子特別頑強時,還得用繩子將她綁起來,一個禮拜至少會發生一、兩次。


「佐久間!」望月警官訓斥著佐久間,「不好意思,我的確還沒說明目的,但是想知道的事情已經大致明白了。」
「是嗎?那真是太好了。」
詩織露出了微笑,「是的,我其實是原本住在這個家裡的『神崎 敬一郎』的孫女,因為發生了許多事情,我為了確認這件事而來到了這裡。」

 

話一說出口,須賀猛地望向詩織的臉龐,不過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微小的情緒變化。
「真令人吃驚,你是因此來到這樣偏僻的村子裡嗎?」
「原來還有跟這家存在著血緣關係的人啊。」望月警官與佐久間皆表示了自己的驚訝,「神崎氏」是阿座河村的名門,自從住在這裡的老爺爺過世後,只留下了這座宅邸,也沒聽說還有其他的親戚存在。


須賀突然走上前,微皺眉頭而表情嚴肅,向詩織遞出了便條:『請回去。』
「啊......不是,今天我想在附近留宿,從明天起想麻煩你讓我參觀資料館。」
『不可以,請回去。』
「雖然這麼說很厚臉皮,我當然沒想過要把這棟宅邸據為己有,但是─」話還沒說完,須賀又遞出了一張便條。
『回、去。』須賀的態度莫名地堅決,讓她紅了眼框,慌了起來。


「但是我無論如何都想知道關於這邊的事情,之前雙親在交通事故中前往另一個世界了,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,我想至少要了解這個與我有關的地方!」詩織固執起來也是不會輕易退讓的,須賀沒有再遞出下一張便條,兩人就這麼僵持著。


望月警官見情況不對勁,也湊上前詢問,「怎麼起爭執了?」
佐久間更是一把搶過詩織手上的便條,替她打抱不平,「嗚哇,真是夠壞心,竟然說『回去』!為什麼啊?這裡本來就是大姐姐的家人擁有的屋子,待一陣子又沒有關係。」


「好了好了,先冷靜下來,這附近一帶可沒有留宿的場所,連公車和便利商店都沒有的鄉村,當然也不會有民宿。」
佐久間趕緊接話,「姑且有個村民集體決定緊急時的住宿設施,那就是這個資料館,管理員明明也曉得這件事,別盡說些為難大姐姐的話啦!」
「是的,所以你在這裡留宿也是沒問題的,這是村子集體決定的事,你說是吧,須賀老弟?」望月警官向詩織露出微笑,要她放心。
須賀依舊擰著眉頭,但他的確沒有繼續反對的理由,也只能妥協。

 

結果我從那天開始,就留宿在這間資料館裡了。
這裡的管理員先生似乎是個無法說話的人,一直以他書寫的便條來傳達他的意思,順帶一提,他的聽覺似乎是沒有問題的。
但是我似乎不被他歡迎,『除了資料館和村子之外,請絕對不要涉足其他地方』他強力地要求我做這個承諾,我也覺得將心情整理好後,就盡可能馬上離開這裡。


資料館不只是村子的資料,還留下能夠讓我感受到父親與母親回憶的物品,每當接觸這些事物,心裡總是升起一股溫暖的感覺。
然而,為何父母都不曾提過這個故鄉的事情呢?
又是為了什麼而離開,是否有向我隱瞞的事情呢?

 

詩織在三樓的房間裡翻閱著書籍,已經是傍晚了,窗外正下著雨,雨似乎還有增大的趨勢。
「雨漸漸大了起來,也差不多是閉館時間了,先下去吧。」
詩織進入了管理員室,只見須賀站在櫃子前,正整理著文件,她走向須賀,「那個,須賀先生。」
『下雨天,請不要外出。』詩織點了點頭,「知道了。」


『調查怎麼樣了?』
「啊、關於父母親,還有一點想了解的事情。」


須賀飛快地寫了幾個字,遞向詩織,『快點結束,然後回去。』詩織有些沮喪,自己似乎真的不受須賀歡迎。
正當她準備離開時,須賀突然走來,掏出了鑰匙,「須賀先生,這個是?」
『後備鑰匙,請隨意。』詩織驚訝地接過鑰匙,「咦?可以嗎?」
須賀點了點頭,「謝謝你!」詩織開心地露出了大大的笑容,"須賀先生是個好人呢。"

經過大廳時,佐久間正待在那裡,主動地向她打了招呼,「啊,大姐姐!」
「最近好嗎?」
「普普通通,大姐姐才是,每天在這裡生活過的好嗎?」
「我很好喔。你都在這裡做什麼呢?」詩織笑了笑,雖然叛逆了點,但是會主動關心別人,是個好孩子啊。
佐久間翻了翻手上的書,「偶爾唸唸喜歡的書,或是睡覺而已。」
「喜歡這裡嗎?」
「這裡既安靜,學校討人厭的小孩子們也不會靠近這裡,讓人心情平靜。」
「這樣啊,可是別太晚回去,否則望月警官會生氣的。」


一提到望月警官,佐久間微擰起眉頭,露出了十分無奈的表情,「他是個愛管閒事又漫不經心的人,雖然親切卻又沒神經的傢伙!」
「不太喜歡嗎?」
「該怎麼說呢,不擅長應付,他本來就不是村裡的人,意氣不相投,這麼說來,他也不太懂得察言觀色,是因為到了中年大叔的年紀了吧?」


"是這樣啊,望月警官還挺年輕的啊,原來從國中生來看,望月警官是中年大叔嗎?"
佐久間嘆了口氣,「之前在警車裡也從沒這麼囉唆過,真是的。」


由於有些在意,詩織向佐久間問了有關須賀的事情,「妳說管理員嗎?像黑色的電線桿,個性陰沉但做事認真,腳程很快,是個有點奇怪的人。大概從以前就住在這裡吧,好像也是從以前就不說話,我記得和大姐姐差不多年紀。」


「本來村子裡的人就不太想要靠近這資料館,有那樣的管理員,反而更沒人敢來了。」
確實,雖然說是仿造刀,那也有點太嚇人了。

「話說回來,我以為他是跟這一家有關係的人,沒想到是大姐姐啊!」

和佐久間打過招呼後,詩織繼續進行資料的調查,她進入了二樓存放著大量資料的房間,經過一番調查,找到了三本詳細記載阿座河村的書籍,並且從中找出幾個重要的段落。

 

阿座河村是一個古老的村子,在深山裡如同遺世獨立般的存在,交通不便,往來的人也很少。用農作物來支撐村裡的生活,雖然有著以前進行過礦石買賣的跡象,因為現在礦石數量減少,已經沒辦法進行了。

這種礦石在古時候就已被當成「驅邪」用品來使用,主要是讓孩子們穿戴的裝飾品,另外,這種礦石亦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傳言,也被稱為「忘卻之石」,但沒有相關文獻留下,所以其由來仍充滿重重迷團。阿座河村的歷史主要依靠口耳相傳,由於世代交替的緣故,可能一步步失去了古老的傳說和歷史。

 

以口耳相傳的阿座河村中,文獻多多少少有著把陰暗的往事抹去的傾向,其中被完整流傳下來的是關於「子狩鬼」的傳說,為了告誡村民,近年來這傳說常被整理在文獻中,說起原因,起因是過去發生在阿座河村的那個事件。

那個事件,就是開始謠傳阿座河村在過去頻頻發生小孩失蹤的事情,阿座河村是四周被山脈圍繞的村子,孩子的失蹤地也大多是在山林之中,失去蹤影的孩子們幾乎沒再回到村裡,即使是被發現了,那也已經是屍體了。

發生太過頻繁的事件,讓村子到現在仍禁止人們進入部分通往山林的道路,但是近年來由於村落的發展,對於禁止進入山林的這項傳統,質疑的聲音似乎增加了。

 

阿座河村自古以來就常有被稱為「神官」的靈能商人,關於神官的存在,亦能在極度少數的文獻當中確認到,雖然在全國都有發現神官的存在,在這村子裡,好像主要是對執行「祈禱」的人,才會用這個名字稱呼對方,只是,在這村子裡的神官只有滿足特定條件的人才會被承認,成為神官的人,不僅必須是成人,這個人的成長過程,亦有被掩蓋的傾向。

現在,神官在村裡的權力,比起過去來說變得更小了,被認為消失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。另外,在管理村子的人當中,有著否定神官的存在,為了提升村子形象而努力的人,以及用不安的心情看待經濟發展的年長者,雙方間的對立似乎浮現出來了。

 

"看來這個村子目前的情況很複雜呢,尤其是那個傳說,好令人在意......"將書裡大量的情報在腦海中仔細整理了一遍,詩織出了房間。
「咦?資料館裡還有兒童室啊。」


使用了須賀給的鑰匙,她進入了兒童室,正中央有張桌子,旁邊放著幾張小巧的椅子,書櫃裡擺滿了兒童取向的讀物,牆上還有幾幅孩子的蠟筆塗鴉,地上擺滿了可愛的舊布偶,詩織隨手拿起一隻兔娃娃,仔細端詳,不知道為什麼,有種很懷念的感覺。

 

她走向書櫃,隨手拿了一本手作繪本,不過這本書的名字很特別,「不可以到森林裡去哦」
不可以到村子的森林裡去哦,因為「子狩鬼」很喜歡小孩,一個人待在森林裡的話,會被吃掉的哦。
就算你不是一個人,「子狩鬼」也會來和你做約定,你和你的朋友們就一定會做出令大家悲傷、痛苦的事情唷。
「鬼怪才不存在呢」不可以開這樣的玩笑,就算大人們再怎麼說它是不存在的,只要你是小孩,「子狩鬼」就會來把你吃掉。
所以絕對絕對,不可以到森林裡去哦。

 

為了避免孩子們有不懂的字詞,作者還特地將某些困難的字詞加上了注音,非常用心。
這是為了不讓小孩子進入森林而做的繪本嗎?詩織想起了方才看到的,早期的孩童失蹤事件,可是再怎麼說,這種讀物不會嚇到孩子們嗎?


文末有一張插圖,也是全書唯一的插圖,卻更讓詩織感到疑惑,圖中的線條和顏色非常雜亂且拙劣,與其說是插圖,說是塗鴉更來得貼切,畫著披頭散髮的子狩鬼,她的手裡還抓著一個神色恐懼的孩童,帶有狂氣的作畫風格,整體看來帶給人莫名的詭異。

詩織闔上了書,卻不經意地瞥到了製作者的名字,讓她驚訝地睜大杏眸─「創作、繪圖:須賀 孝太郎」
"須賀先生會自己製作繪本啊,真是特別......"


「呀啊!」櫃子最頂端的書倏地掉了下來,就這麼砸中了詩織的頭,她將書撿了起來,是一本日記。
日記似乎被放置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,紙張有些泛黃、毀損,上頭的日期也已經無法辨識。


『我們可愛的孫女,朝氣蓬勃地快快長大吧,即使見不到面,也愛著妳喔。』


『孫女和那孩子關係很好,那孩子在和孫女相處的時候,也露出了笑容。雖然這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,今後將會如何,都還在討論之中,但一定會變成一件好事的,我們只是如此祈禱著。』


『今天是那些孩子們定下約定的日子,那孩子現在仍打算犧牲自己,我們什麼也說不了口,只是,祈禱將斷絕了。』

詩織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許多斷斷續續的畫面,感覺很熟悉,卻十分模糊的景象,「頭好痛。」

 

突然間,一樓傳來了陌生的聲音,似乎在商談著什麼,音量十分大,詩織決定下樓看看情況。
回到一樓,詩織見佐久間站在門邊皺著眉頭,「佐久間妹妹,有誰來了嗎?」
「是村裡討人厭的官員,為了資料館的事情,和管理員先生起了爭執。」詩織和佐久間決定靠上前看看情況。

「我們很困擾的呀,就這邊的立場而言,可不能讓村子繼續頹廢下去。」一位年約六十來歲的官員,正試圖說服須賀將資料館的權力讓出,但是口氣卻充滿了輕蔑,露出了老奸巨猾的表情。


「老實說,館內沒有參觀者對吧?我想已經沒有讓它繼續存在的意義了呢。你是最明白的對吧?這裡對村子來說是無法成為重要資產的。」


「對村子的發展來說,開墾山林是必要的啊,就這點而言,這棟資料館的存在有點麻煩呢。」見須賀無法說話,官員繼續大放厥詞,眼見村子逐漸沒落,許多有心人士將腦筋動到森林的資源上,而存有那項禁止進入森林的傳統與可怕的傳說的資料館,便是他們開發利益的最大阻礙。


須賀搖了搖頭,堅定的眼神表達自己的強烈反對,官員見狀嘆了口氣,繼續說道,「過去和現在是不一樣的啊,近年又沒有發生小孩的失蹤事件,你不覺得被以前的事束縛住,是很脫節的嗎?子狩鬼也好、神官也罷,還真是裝神弄鬼的故事。」

須賀聞言,一反向來冷淡的反應,激動地上前,幾乎就要拔刀,佐久間附在詩織的耳邊說道,「管理員先生是個十分堅持這項傳統的人,官員說的話肯定刺激到他了。」


官員被須賀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,連連退了幾步,「做什麼啊?正因為像你這樣,所以更沒有人敢來了啦!」
『我絕對不會同意。』
官員接過便條,「什麼啊,是便條,真是的,只能這樣跟你對話嗎?雖然你不打算回應這次的交涉,但是在下次的村子會議中,我一定會取得拆除這裡的集體決議書,你別給我亂散佈非科學的事情。」


官員瞥了一眼憤怒的須賀,「你如果無端地變的更加陰森的話,就算找不到下份工作也不關我的事啊,不過以你的立場來說,問題在這之前吧。」


官員惡劣且囂張的話語讓佐久間氣得衝到了兩人的面前,「喔,這不是佐久間先生的千金嗎?你不可以一直沉浸在這種地方呀,所以佐久間先生也不贊成這個提案。」佐久間的父親是村子裡有權有勢的大人物,許多重大事項的決議,他的意見有著一定的影響力。


「去死!你這個臭老頭!」只見佐久間生氣地大吼,接著氣沖沖地奪門而出。
「什麼嘛,真失禮的女孩,下次我就去她家好好抱怨!」

詩織看到這裡,也生氣地走上前,「我想失禮的是你吧。」
「妳是誰啊?沒見過的生面孔。」
「我是這資料館過去的持有者,神崎 敬一郎的孫女,只要我仍是血緣關係者,關於這資料館的權利我也有決定權,因此,請別隨意提出隨你自己高興的提案。」


「妳這樣的年輕女孩是繼承人?別開玩笑了,看就知道你是都市的小孩吧,把這種宅邸交給村子吧。這對你來說是負擔,買下它也在我的選項當中喔。」
詩織露出了慍怒的表情,口氣強硬地說道,「您請回吧。」
官員不滿地冷笑一聲,瞪了他們幾眼,終於離開了資料館。

詩織鬆了口氣,轉頭望向須賀,「對不起,擅自把話說了出來,那些話不是真心的,須賀先生別介意。但是和佐久間妹妹一樣,感到很生氣。」
須賀走向前,難得地露出了和善的表情,『謝謝妳。』
詩織露出了笑容,"雖然須賀先生有些怪裡怪氣,也不太表達自己的情緒,不過是個好人呢。"
「不會,不用在意。」
『晚餐,要吃嗎?』似乎是因為詩織燦爛的笑容,須賀看起來有些不自在。
「好的,那我就不客氣囉!」

 

詩織看著盤子上的焦黑痕跡,想到了之前在廚房裡看到的焦黑不明物,原來是這個嗎?
"須賀先生做的菜餚全都是黑炭的味道啊,因為是他的好意,所以全部吃完了,下次請他讓我來做飯吧!"
將盤子收給正在洗碗的須賀,「謝謝招待!」
須賀向她回以淺淺的笑容,這還是詩織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,可是為什麼呢?感覺好懷念。


正當詩織看的岀神時,大門傳來用力且急促的敲擊聲,「須賀老弟,你在嗎?我是望月!」
詩織和須賀急忙去幫望月警官開門,只見他被雨淋得溼漉漉,也許是用跑的緣故,累得上氣不接下氣,語氣也異常慌張。


「佐久間不見了!」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[待續]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大家好,這裡是季棠。(揮手

非常努力地安排接下來的情節,花了整整五個小時爆字數是件很愉悅的事(X

如果看到眼睛酸的話,不妨先休息一下喔,真是不好意思(鞠躬

因為這一部分大多是故事背景的解說與人物之間的對話(大量複製對話框令人虛脫XD)所以也請大家耐心地閱讀!

其中許多迷團浮現了出來,事先知道或猜到劇情的朋友們請先不要說喔(笑),保持故事的神秘性owo

而裡頭我想最有趣的,應該是須賀畫的插圖吧!親自看過實況的人就能知道那幅圖的詭異感!(往下看

須賀的繪本插圖  

以上圖片截圖自實況主阿津的遊戲影片,也再次向他說聲謝謝!(鞠躬

天啊這幅圖是?(笑翻)不過須賀可能是用很認真的表情畫的,所以還是要肯定他^^

不過這樣反而讓人覺得須賀好有趣啊,真是色彩繽紛(?),阿津看到時也愣了一下wwwwww

情節方面稍稍做了與遊戲上不同的修改,為了讓故事看起來更順暢,喜歡的朋友們請給我一些支持,我會努力的!

感謝你/妳的閱讀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季棠 的頭像
季棠

所謂「獨一無二」

季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