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@嚴禁盜文、圖,如有發現,勢必追究。
@「緋瞳傳說」、「霧雨飄散之森」小說版連載中,發文日不定,請見諒。
@長期下潛。
  1. 此為飆速宅男中的人氣角色─卷島裕介的生日賀文
  2. 版主喜歡、堅持的CP為東堂X卷島但本篇內容看不出CP的前後順序故CP方向由各位讀者自由心證即可。
  3. 電視劇梗有、女裝情節有雷者請慎入
  4. 祝獨一無二的你生日快樂!

 

 

最近的東堂盡八,無論是行為舉止,或是表情態度,都有著不同以往的怪異。

 

 深夜12點,剛完成設計圖稿的卷島裕介放下手中的筆,凝視起東堂桌上的熱可可已久,甚至由香氣撲鼻逐漸趨於冷卻,但坐在床沿的東堂仍沒有品嘗它的意思。實際上,東堂正拿著話筒,微微蹙起眉,沒有以往自信而耀眼的笑容,即使刻意壓低音量,卷島還是能聽到他那低沉而微怒的嗓音。

 

「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不會笑了?」卷島在心裡思忖著,低靡的氣氛令他不自覺地咬緊下唇。

 

除了固定的工作時間,東堂早出晚歸的次數愈加頻繁,卷島總是抱著枕頭等在客廳,盼著玄關傳來他以往嘹亮而興奮的「小卷,我回來了!」,然而近來,卷島等到的,往往只有破曉的曙光與清晨的鳥啼。 更令人納悶的是,東堂不再自顧自地誇耀自己的外貌、看到卷島就一蹦一跳地撲過去,相反地,現在的他一有時間就坐在沙發上沉思,不發一語而神情凝重。

 

 「喀擦。」東堂掛回話筒的聲響拉回了他的注意力,清了清嗓子,他試著讓聲音聽起來一如既往的平和,「盡八,發生什麼事了?」

 

 東堂緩緩起身並走向沙發,在卷島旁邊的空位坐了下來,深深嘆了一口氣,向卷島揚起笑容,「工作上出了點紕漏,別擔心。」

 

 這不是他該有的笑容,失去了原有的光彩、黯淡無光而顯得空洞。

 

卷島用力地掐緊了自己的手心,甚至連指節都開始微微泛白,「最近真的辛苦你了咻,你明天早上有空嗎?趁著假日去散散心也……

「小卷抱歉,我明天早上有急事。」

 

 房間裡瞬間安靜了下來,卷島只是直直地望著東堂,看不出眼裡的情緒,而東堂亦然,靜得連彼此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。

 

下一秒,卷島倏地抄起沙發上的抱枕、報紙甚至是素描本,不由分說地砸向東堂。

 

「小卷,別這樣,你冷靜點!」東堂被他少有的激動嚇了一跳,一邊擋下攻擊,一邊阻止卷島。25次咻。」卷島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東堂每靠近一點,他就退往門邊一步,「掛電話後你給的那句回答,是這個月第25個謊。」

 

卷島的聲音已經開始微微顫抖,「如果你無法接受跟我一起生活,你可以直接跟我說,東堂。」

眼前綠色長髮的男人,因方才的失控而衣衫不整,白皙的膚色變得更加慘白,泛紅的眼眶裡盡是失望,狼狽而顯得心碎。

 

「不是這樣,你誤會了……」話音未落,卷島轉身拾起散落在地板上的外套大衣與錢包,頭也不回地奪門而出。「你甚至忘了明天是什麼日子咻。」東堂無力地倒回沙發上,腦中充斥著卷島臨走前,留下的最後一句話,鳶紫色的眸裡滿是懊悔。

 

「明天是你的生日,同時也是我們交往七年的紀念日啊,小卷。」

 

 

投宿於鄰近的旅館,卷島辦妥了櫃檯手續,進了房間後,倚著門板順勢靠坐在地上,心情複雜又備感無奈。在這麼重要的日子前夕和他吵架,還氣得離家出走,真是糟糕透頂。

本來想讓自己冷靜一會,但是一閉上眼,滿滿地都是他的身影,卷島開始回憶起與東堂過去的點點滴滴。

 

少年時期對自行車的熱情與好勝心,造就了東堂對他非比尋常的執著與彼此的羈絆,即使他遠赴英國讀書,東堂仍沒有臣服於這段距離,卷島依稀記得,定居英國後的第一個生日,東堂也追了過來,嚷著「向小卷告白怎麼能透過簡訊呢,當面表達才能顯現出本山神的美麗與誠意!」

 

身著正式的西服,明明口中盡是莫名其妙的發言,下一秒卻向卷島單膝下跪,眼裡有著絕對的專注與無限的深情,那眼神與他看向山頂時如出一轍,令人深深著迷。

 

「小卷,我喜歡你,請和我交往。」

 

「噗哈!你這是要求婚還是要告白咻?真是服了你。」嘴上說著調侃的話語,卷島將手覆上對方的掌心,眼裡盡是笑意。

 

將手放上東堂的掌心,這一放就是七年,經歷了前四年的聚少離多,東堂終於盼到了他的歸國,不顧雙方長輩的阻撓,開始了同居生活,一轉眼就過了七年。

攜手走過了七年,如今他卻連東堂的心意都摸不透了,除了工作上的勞累,還有父母長年施加的壓力,東堂終究是無法承受那樣的負擔吧,最後連笑容都失去了。

 如果七年前,他拒絕了東堂,那東堂是否就會有個正常的家庭與璀璨美好的未來?

 

卷島的心裡不甚清楚,但他唯一肯定的是,他捨不得放開東堂,沒有了東堂,就跟死亡沒有兩樣

 

「別這麼自私,現在該考慮的,是減輕他的負擔。」搖了搖頭卷島下定了決心不斷地重複著這樣的想法。

 一直到了隔天中午,卷島才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家,打算和東堂和平地告別。

這一次進門,就是最後了,與東堂共有的一切回憶與未來,都會結束。卷島拉著門把並深吸一口氣,輕輕拉開了門板─

 

 

 

「小卷,祝你生日快樂!」東堂朝著剛進門的卷島大聲歡呼,一口氣拉開了五、六個拉炮,笑得自信而燦爛。

 

整間客廳布置了滿滿的氣球與彩帶,東堂甚至將窗簾全數拉上,並在四周點滿了蠟燭,營造出黑夜的氛圍桌上還擺了一個精緻的蛋糕,卷島認得那個模樣,是東堂最擅長的抹茶口味。

 

 但這些都不是讓他最驚訝的,此時的卷島無法將目光從東堂的身上移開一絲一毫。

 

東堂換下了昨日的居家襯衫與短褲,穿上了雪白的禮服,顯然低胸與裸背的設計讓他有點羞窘,而多虧平日對身材的保養與訓練,讓他維持了高中時代勁瘦的腰身,才不至於讓衣服卡在腰部,一層又一層的薄紗將他妝點地像個飄逸的仙子,東堂甚至將引以為傲的髮箍摘下,將過長的瀏海適當地整理,白紗後的臉龐五官端正而精緻,一改平日的傲氣,水靈的紫瞳裡盈滿了溫柔的笑意,宛如一位真正的少女,正因為等到了心上人的歸來而開心不已。

 

 「盡八你……婚紗?」被眼前的東堂嚇得目瞪口呆,卷島只能支支吾吾地說出自己的疑問。

 

 東堂依舊保持著笑容,在卷島的面前拉起裙擺,展示般地轉了一圈,悠悠地開口回應,「記得你回國的那年,我在你家留宿的那晚嗎?你向家人公開我們交往的事情,然後與母親發生了激烈的爭吵,我都聽到了。」

 

他頓了頓並眨了眨眼,鳶紫色的瞳依舊專注地凝視著卷島,「小卷的母親當時很失望地斥責你,說她本來希望你在大學期間交到女朋友,然後在事業逐漸穩定的25歲結婚,然而這一切,都因為我的存在,全部毀了。」

 

 他依稀聽見東堂的聲音開始哽咽,「小卷25歲了,也就是今天,你早就應該要步入禮堂,而不是跟著我吃盡苦頭,但是我只想得出這種方式來彌補你。」

 

 「抱歉,最近讓小卷那麼不安早出晚歸是為了加班買婚紗,你之前指著雜誌跟我稱讚過這件,但那個價錢可讓我懊惱了很久呢!」話音一落,東堂淘氣地皺起眉,裝出懊惱的模樣。

 

 卷島也開始能夠猜想整件事情的經過,「那你最近心情不好,也是為了這件事咻?」

 

 「我不能勉強小卷的父母接受我,但是至少要讓我的父母認同小卷的存在,所以我最近和老家取得了聯繫,也持續在為這件事情做爭辯,昨晚那通電話,是父親看過我的信之後打來的。」

 

「掛上電話的前一刻,父親終於妥協了。」東堂邊說,邊向卷島比出勝利的v字手勢,心裡有著滿腔的興奮與感動 

 

東堂的解釋讓卷島愣了一會兒,接著眼淚不受控制地奪眶而出,衝上前將東堂擁入懷中,將近期的不安與悲傷,以及現在的感動全數宣洩而出。

 

「笨蛋盡八,你為什麼要......」

 

「那是因為─」東堂將手放上戀人的背,安撫性地拍了拍,湊近他的耳畔,低聲給了回覆。

 

 

 

 ─オレは、「卷島裕介」と言う恋に落ちた。

 

(我陷進了一場名為「卷島裕介」的戀愛中了啊。)

 

 

 

 Could I marry you?

Of course,you can.

 

Fin.

後記:

好久不見,我是努力活到了暑假後,馬上開始了打工生活的季棠(笑

忙完宿舍的工作後疲憊地回家,頹廢了約3天,我幾乎是狼狽地立刻開始了暑期打工,而小卷生日的今天,剛好是我正式上班的第二天(眨眼!

有沒有夥伴願意和季棠打個招呼呢?我會很開心的XD

來說說這次賀文的準備過程吧,同人文是我剛開始發展的方向,感覺完全由自己所看過的同人文做參考,寫出來的作品連自己也看不出好壞,處於非常茫然卻躍躍欲試的階段。

吵架過後來個感動的生日大驚喜,我想這真的是個常見的題材,但我想藉由這個情節表達的,是其中兩人的感情,外界的壓力與家人的不諒解,我想這是現實生活中,每一位同性戀者都難以避免的問題,我想寫的,不是充滿閃光、甜蜜度爆表的文章,是遇到以上人生難題時,東堂付出的行動,與卷島身處迷惘中,依然替對方著想的心情

東堂出自於毀了卷島正常生活的愧疚,異想天開地扮成了新娘(美爆(NO,而卷島在誤解東堂心碎的同時選擇放手,兩人的出發點,皆是對彼此深深的愛戀

再說下去就太冗長了,我想這篇文章節奏過快,甚至有點無厘頭,表達的情感也不曉得是否到位,但選擇這樣的題材與劇情發展,也是因為我深深地愛著他們

話雖如此,我還是想說,東堂好美啊啊啊性感小美人小卷快娶回家!!!(no發廚

歡迎同為小卷粉絲的朋友與我一起慶祝,也希望能有朋友給予寫作上的建議,我會很感動的QAQ

感謝你/妳的閱讀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季棠 的頭像
季棠

所謂「獨一無二」

季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☆幻璇☆
  • 季棠姐姐好久不見了!(飛撲
    最近也在看弱虫,幻也喜歡這對CP喔!^^
    姊姊的後記寫的很有道理
    就祝福有情人終成眷屬吧!XD
  • 焦糖~啡
  • 好難得看到這麼認真的東卷文##
    雖然不是那種閃死你甜死你的蛀牙文 不過也是很讚呢!! 尤其是東堂穿婚紗那段 腦中真的清楚浮現了他穿上的模樣////
    所以這篇原來是東堂當老婆嘛www
    我看過大部分都是小卷當老婆呢XDD